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免费网址-欢迎您

English
WTO动态

海外网:(屠新泉)完善全球经贸治理,到了最紧迫的时候

 

(来源:海外网,2019.01.31)

2019年,是国际关系史上波诡云谲、变局频现的一年。

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之争更加尖锐,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逆流涌动,强权政治和霸凌行径四处横行;从亚洲到中东,从欧洲到拉美,一系列热点此起彼伏,一连串的国家动荡频发,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蔓延,国际治理面临严峻挑战……

然而,面对这个乱象丛生的世界,不能被乱花迷眼,也不能被浮云遮眼,而要端起历史规律的望远镜去细心观望。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经济全球化和多极化依然在曲折中负重前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破茧而出。

时至岁末,海外网推出年终系列国际评论,回望“大变局中的2019”。

——————————————

2019年无疑是世界经济和经济全球化备受挫折的一年,运转了25年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由于美国的持续阻挠于12月11日正式“瘫痪”。WTO预测2019年世界贸易仅增长2.6%,联合国贸发会议录得全球直接投资连续下降三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仅3%,为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

过去两三年来的世界经贸政策和形势的变化让人有种突如其来的感觉。然而追溯过往,这种变化早在10多年前已现端倪,当前全球经贸体系的重构并非首次出现。

2005年,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出版了畅销书《世界是平的》,断言经济全球化大潮不可阻挡,将把世界各国之间的藩篱抹平。尽管“9·11事件”带来的阴影尚未完全消散,但该书的乐观情绪仍然感染了全世界。不过,世界的发展绝非线性亦非平坦,转折很快就不期而至。

2008年7月29日,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WTO部长级谈判在日内瓦结束,但未能就寻求多哈回合关键性突破达成一致。回头来看,这次部长会议的失败标志着经济全球化已开始自巅峰回落。事实很快就显现出来,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告破产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彻底打破了经济全球化高歌猛进的势头。9月22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通知美国国会,有意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从此放弃了继续领导多边贸易谈判的努力。这些变化在当时并未引起足够关注,但事后发现它们并非暂时性的,而是趋势性变迁的起点。

从全球治理体系的角度来看,2008年11月美国主动发起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以及2009年11月奥巴马政府正式宣布加入TPP谈判,一方面是美国不得不接受在宏观经济领域自身实力的相对下降而求助于更广泛的国际社会,另一方面则是美国不满于贸易领域无法主导WTO而寻求更小范围的“志同道合”集团。这两种选择看似矛盾,却反映了美国实用主义的传统。在难以采取根本性制度变革的情况下,一种增量式的重构更加符合美国维持其霸权的需要。

然而,后危机时代的美国经济并没有表面上显现的那么好,依赖于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经济复苏进一步恶化了美国本已极为严重的收入分配差距,因为掌握金融资源的富人们总是能够更多获益于繁荣的金融市场。2011年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即反映了美国低收入人口的强烈不满,这种内生的民粹力量将国内问题归因于全球化,极大削弱了全球主义者在美国国内的支持。

与此同时,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在金融危机后保持快速发展,进一步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引发美国精英阶层对现行全球治理机制的疑虑乃至不满。美国右翼认为,奥巴马政府的增量式重构已经不足以也来不及弥补这些漏洞,只有颠覆式乃至革命性的推倒重来、另起炉灶才能有效抑制中国的发展,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2016年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虽然有相当程度的偶然性,但其背后深刻的国内、国际背景却早已显露端倪。

无独有偶,全球化最早的倡导者英国也在2016年通过脱欧公投,最初人们心怀侥幸地期望美英这两个全球化的开创者不过是让大家虚惊一场,然而事实的发展却超出了甚至是最坏的预期。英国的脱欧日趋坚定,而美国的反全球化行动纷至沓来。政策大势一旦扭转,常常是突然而急促的。美国一举反转了1933年以来美国关税持续下降的趋势,使美国从一个全力推进全球化的国家转变为一个率先转向逆全球化的国家。

更关键的是,美国的外交战略一夜之间从全球主义倒退回一战之前的孤立主义。在贸易领域,特朗普一上台即退出奥巴马政府苦心孤诣设计的未来全球贸易框架TPP,更迫使韩国、墨西哥、加拿大、日本重新签署单方面让利于美国的贸易协定。当然,美国最具破坏力的行动是公然违反WTO规则,利用232、301等国内法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系列国家单方面加征关税,与此相配合,美国持续阻挠WTO上诉机构成员的任命,直至彻底“瘫痪”上诉机构的运行。

不过,纵然逆全球化逆流涌动,但经济全球化依然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在美国政府试图颠覆现行多边贸易体制、构建以美国为核心的幅轴式双边贸易协定体系的同时,其他国家努力抱团取暖,加快寻求替代方案、维系全球贸易秩序的稳定。

在亚太地区,日本在美国退群的情况下,维持了TPP11(CPTPP)的生存,并使之于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2012年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在特朗普政府接连的贸易保护措施刺激下全面加速,2019年11月4日,RCEP领导人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宣布RCEP除印度以外的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的市场准入谈判,并将致力于确保2020年签署协定。欧盟同样感受到美国贸易保护的寒意而频频出手,2018年7月,欧盟和日本签署经济伙伴协定,这是主要大国之间签署的第一个双边贸易协定;2019年6月,欧盟分别与南方共同市场和越南签署贸易协定。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正是全球经贸治理格局的重构。美国出于国内利益冲突的压力和国际利益分配的算计,主动放弃乃至瓦解多边主义的全球秩序,给世界经济和贸易的运行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对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各国唯有团结协作,共同抵御反全球化的潮流,才能实现世界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

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反全球化的呼声反映了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足,值得我们重视和深思;但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正确的选择是,充分利用一切机遇,合作应对一切挑战,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使之形成普惠包容、联动增长、共同繁荣的新全球化。

展望2020年,6月举行的WTO第12届部长会议不失为一次重新提振信心的机会,目前各方对WTO改革的必要性已经形成共识,而在如何改革上分歧显著,但世界经济的寒冬已至,无人能幸免其外。期待各国尤其是美国能够真正意识到保护主义的伤人害己和单边主义的不得人心,回归到多边框架中共同寻求平衡、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原文链接: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19/1231/c353596-31691853.html

Baidu
sogou